标王 热搜: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 » 今日热点 » 正文

应聘被拒的河南女孩:不敢脱口说出家乡在哪儿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9-11-07  

应聘被拒的河南女孩:不敢脱口说出家乡在哪儿

“我不知道这种歧视是怎么产生的,又是怎样成为很多人坚持的态度和观念的。它存在,但是你很难去改变。”闫文对北青深一度说。

今年7月3日,23岁的河南姑娘闫文投出了两份简历,应聘浙江喜来登度假村有限公司招聘的公司法务和董事长助理。次日,闫文收到了应聘回复:不合适,原因,河南人。

闫文认为自己平等就业的权利受到了侵害,决定起诉招聘单位。7月15日她正式提交诉状,要求浙江喜来登度假村有限公司登报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失6万元。目前,杭州互联网法院已受理此案,并定于11月26日开庭。

闫文认为,这条应聘回复背后,隐藏着存在已久的地域歧视问题。让她惊讶的还有,这家公司居然这样明目张胆。

应聘被拒的河南女孩:不敢脱口说出家乡在哪儿

闫文收到的应聘回复

“这样的回复让我觉得不可思议”

深一度:当时为什么选择应聘这家公司?

闫文:其实不是公司吸引我,是它的职位符合我自己的职业规划,我就是想做法务或者行政工作。

深一度:你看到拒绝自己的理由是河南人的时候,第一反应是什么?

闫文:当时很奇怪,我从来没遇到过找工作因为是河南人被拒绝的情况。我能感觉到这是地域歧视的问题,这并不让我惊讶,我吃惊的是他们以这样的理由拒绝我。通常,大家都是把歧视放在在心里,很少直接讲出来,况且是一家公司的回复,这个让我觉得不可思议。

深一度:你决定起诉是在什么时候?

闫文:看到这个回复是7月4日,我当时心里就在想该怎么去应对。因为是学法律的,我意识到这明显是一种侵权行为,但我不能确定在法律实践层面是不是可以起诉。第二天我咨询了从事法律工作的专业人士,得到的答复是已经有一些在就业过程中遭遇歧视的案例,建议我去起诉。

深一度:为了起诉你都做了什么准备?

闫文:写起诉状,为了防止出现其他问题又做了证据的公证,还了解了相关案例。我一开始以为要去被告所属的区级法院,但工作人员告诉我这个涉及到互联网,我就去了杭州市互联网法院。我7月15日提交了起诉状,中间等了大概有20天,直到8月8日正式立案,前后奔波了一个月左右。

深一度:关于赔偿金额6万元你是怎么确定的?

闫文:这是我和朋友一起商量的。当时考虑到两个职位是两件事,每一件事都可以主张赔偿,我看了因为歧视而影响就业的案例,有的是两万元。但地域歧视没有可参考的,就顺带手写上去了6万。这个最终还是交给法官裁量吧,即使最后判的比这低也无所谓。

深一度:对方在事发后联系过你么?

闫文:有一个自称是工作人员的女生跟我联系过,和我道歉。她说因为个人工作失误,请我原谅。我问她,道歉是代表公司吗?她说是个人。我没有接受,后面就再没有人联系过我。

“我不想煽动地域歧视的对立情绪”

深一度:在这件事情之前,有经历过地域歧视么?

闫文:有。去外地和别人交流的时候,不管是在什么场合,有人问我是哪里人,我没有脱口而出说我是河南人的勇气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,心里总有顾虑。一些外地的朋友同学,也会时常调侃,对于这些调侃,我倒不会特别在意。

深一度:你怎么看待地域歧视这个问题?

闫文:很难回答,因为我不知道这种歧视是怎么产生的,又是怎样成为很多人坚持的态度和观念的。它存在,但是你很难去改变。我只能说,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是不要侵犯彼此的合法权益,你很难去影响别人内心的想法和态度。

深一度:地域歧视是一直存在的问题,在你自己亲身经历以后,有什么不一样的认识?

闫文:我希望大家明确一点,地域歧视和我现在侵权的案子是两码事。地域歧视是一个道德问题,法律没有规定说不能歧视别人,你歧视别人我就要判你刑。但是法律有规定,你不能侵害别人的合法权益。我之所以起诉,是因为地域歧视已经侵害了我平等就业的权利。

深一度:很多人也曾因为歧视,自己权益受到了损害,但大不多数人都没有诉诸法律?

闫文:我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官司,进一步煽动地域歧视这种对立的情绪。但我希望能明确一件事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态度想法,不能因为这种歧视,伤害别人合法的、正当的权益。

作为一个普通人,在跟别人的交往中,你有没有感受到不公平?如果有,你可以去了解一下是不是侵犯到自己的权益。就像我刚刚说的,别人调侃你,只会让你心里不舒服,但不会让你觉得不公平。当你感觉得不到公平的时候,你应该去做点什么。

“这种伤害很难量化”

深一度:在媒体报道后,这件事在网上引起了很大的讨论,这在你的意料之中么?

闫文:整件事情都是我一个人在做,朋友也建议我去发微博让更多人知道,我觉得按照基本的操作流程去做就够了,也不想通过舆论去影响什么。被媒体曝光是在10月25日之后,法官说需要准备一些资料,我当时觉得一个人做不来,时间、资源、实务经验都有限,就找了律师。有媒体联系律师想要采访。

现在一些报道是有偏差的,有媒体写我是河南商丘的,其实我是河南南阳人。大家的讨论对我本人意义不大,我想说的是,不管案子的性质如何,终归只是我个人被侵权,有法律可以帮助我解决问题。

深一度:现在网友对于你要6万元赔偿的事情也有一些争议?

闫文:我自己没有去关注这些评论,人家评论就评论吧,跟我没什么关系。我作为当事人,对这次经历的感受更深。身边的朋友会转发给我,说别人怎么看我,我都和他们说无所谓。我还好,真的。

深一度:这次应聘对你最大的伤害是什么?

闫文:关于伤害的问题很难量化。有些人觉得伤害必须是可见的,损失钱财、身体受伤或者精神失常才能去主张赔偿。就这一点法官也问过我,我当时不知道该说什么。我不确定精神损失该怎么去衡量,难道我应该找个心理医生去咨询,然后把费用报出来吗?

你小时候心里的创伤,也许直到长大之后才会有实际的影响,我现在无法明确地意识到地域歧视对我的伤害有多深,但就目前来看,它最起码影响了我平等就业的权利。再者说,不管伤害本身是否能量化,只要自己的合法权益被侵害了,那就应该去维护。

深一度:很多人会避免卷入到官司中,你好像不是这样?

闫文:对,起诉之后的一天,我突然想到了“讳疾忌医”这个词,有的人即使作为受害者,也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是被伤害的。我起初也有这种感觉,但是后来转念一想,我是学法律的,如果我连自己都保护不了,以后怎么去从事法律工作呢?

(应受访者要求,闫文为化名)

 
 
[ 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